您好,欢迎来到涉外律师公证网!
北京

地址:北京朝阳北路235号复地国际公寓21层2107

电话:400-8050-366

在线QQ:800 031 918

深圳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中路佳和大厦B座1027室

电话:0755-8299 1126

电话:0755-8299 1187

传真:0755-8299 1126

在线QQ:800 062 062

深圳

地址:深圳市福田中心区福华三路卓越世纪中心4号楼1508室

电话:0755-8323 4665

电话:0755-8323 4667

传真:0755-8323 4677

在线QQ:800 007 770

香港

地址:香港马宝道41-47号华宝商业大厦9楼905室

电话:00852-2811 3620

传真:00852-2811 3621

中介称交费可帮你嫁给韩国人 女子深信被骗

来源:涉外律师公证网 发布时间:2012-07-12 17:42:10 点击:

我想嫁到国外,却被介绍人和担保人骗了3万元,他们找来的韩国男朋友是个‘婚托’……”9日,憔悴不堪的我省通河县姑娘小曲坐在记者面前。
  在黑龙江省方正县和通河县,一些女青年通过“民间媒婆”牵线和外国男友签订私人协议,结果被骗去了钱财。目前已有26名受骗者到公安机关报案。
  回家过年巧遇“媒婆”
  小曲今年27岁,出生在通河县乌鸦泡镇依山村,常年在哈市服装城做服装生意。
  据其讲述,2005年春节,小曲从哈尔滨回到老家乌鸦泡镇过年,见到了已嫁到方正好久没见过面的姐姐。2月22日,小曲随姐姐回到方正县小住。这天,姐姐家的邻居张立伟找到她:“小曲,还没结婚吧?我知道有一些韩国人,就想娶中国新娘,给你介绍一个?只要中介费4万元,你就可以出国。”张立伟的游说让小曲有些心动,因为去年自己的表妹就是通过介绍人牵线,花了6万元中介费嫁到了韩国,听说过得很幸福。她和姐姐商量,姐姐也赞成她的想法。当天,小曲同意了张立伟的提议,只是要求中介费先付3万元,剩下的1万元先打欠条延后支付。张立伟见小曲同意了,马上联系方正县的“媒婆”何万芹和出租车司机冷永伟为小曲介绍对象。
  23日上午,在方正县中韩宾馆,小曲见到了高大英俊的韩国人金正雄和介绍人何万芹、冷永伟,这个韩国人是由在大连做韩语翻译的金昌国带来的。
  29岁的金正雄一下子就打动了小曲的心,而他似乎也对小曲颇为满意。在翻译金昌国的帮助下,二人沟通得非常愉快。当天,小曲和金正雄在照相馆拍了婚纱照。
  当时,小曲看了金正雄的身份证、护照和户口本的复印件,看到他的户口本上家庭成员有父母和弟、妹等人,还记下了他在韩国的电话号码。金昌国见状,当即要求小曲第二天就签订协议交钱,把“婚期”定下来。小曲对此事不再怀疑,答应和金昌国一起马上回通河县家中取钱。
  签协议付了3万介绍费
  2月24日,小曲带着金正雄及金昌国等四人回到通河县乌鸦泡镇的家中。小曲和介绍人签订了协议,取出多年的积蓄3万元钱交到了金昌国的手中,并给张立伟打了1万元的欠条。
  记者看到他们签订的所谓协议,只是在一张白纸上简单书写的“协议书”,上写“金正雄、曲某某自愿结婚,应付中介费30000元。在办理期间,如男方违约,此款全部返回,由金昌国支付,并赔偿女方经济损失1000元。如女方违约此款不退。立字人:曲某某;收款人:金昌国;担保人:金昌国、何万芹、张立伟、冷永伟”。
  小曲说:“他们几个人当着我的面就把钱分了。金昌国拿了2万元,何万芹和冷永伟拿了1万元,张立伟拿着我打的1万元欠条。”
  收完钱后,金昌国告诉小曲,在家办好各种公证手续、学好韩国话,耐心等待被迎娶。金正雄表示,他会在韩国办好登记手续,5月左右娶她过门。
  2月25日,小曲依依不舍地把金正雄一路送到哈尔滨。金正雄称要在哈转车去沈阳,然后由沈阳机场回韩国。
  此后,小曲开始着手办理相关手续。3月8日,她来到哈尔滨道里区公证处办理了相关的公证手续,并在外事部盖好了外事办印章。一切手续办好后,她把这些材料寄往韩国,一心等着金正雄早日办好结婚登记手续。
  跨国姻缘原来是陷阱
  从3月份开始,一心想要出国的小曲开始在通河县的一家外语学校学习外语。其间,她经常打电话给金正雄催促对方尽快办理结婚登记,对方却总是支支吾吾。一直拖到6月份,小曲急了:“你是不是骗子?如果再不办,我要到法院起诉你!”对方挂断了电话,从此再也没有接过小曲的电话,杳无音讯。
  小曲开始打电话给介绍人金昌国,对方称:“给你换个人吧。”后来,金昌国开始不接电话,到7月中旬,金昌国的电话停机了。
  与此同时,她在外语学校结识的姐妹——通河县的张菊香和马秀丽也在此时发现经人介绍的韩国男友失踪了。巧合的是,给24岁的马秀丽介绍男朋友的人也是金昌国,她仅持有金昌国写的收据——“办理韩国结婚保证金首付人民币2万元,欠2万元,等结婚手续到齐一次性付清此款”。姐妹三人的“韩国老公”及介绍人先后没有了踪影,她们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8月1日,小曲和张菊香一起赶到方正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她们惊异地发现,已有24名来自方正和通河的女性和她们一样跌进了跨国姻缘的陷阱。
  受骗女难以得到法律保护
  据了解,从今年3月5日至5月8日,这24名女性都是通过方正县公安局第二派出所的民警孟某及其妻子张颖与“洋老公”相亲,然后突然与相过亲的“洋老公”失去了联系,后多次索要钱款未果,她们相继报案。
  据方正县公安局有关人士介绍,此案是该县第一例由涉外婚姻引发的刑事案件,这24名女性在今年3至5月间,分别向张颖交纳了4.5万元的中介费,结果张颖及其同伙将这笔钱“私吞”。目前张颖已被警方刑事拘留,而其丈夫孟某则被停职查办。刑警队受理了张菊香的案件,同时建议小曲到通河县公安局报案。
  据小曲介绍,她和马秀丽到通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时得到的答复是,民间个人从事涉外婚姻介绍是否构成诈骗,在我国的法律规定中还是一个盲点,警方建议当事人到法院起诉介绍人和担保人,打民事官司。
  8月9日晚,小曲来到方正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时,警方受理了此案。但由于很难到韩国抓捕犯罪嫌疑人,所以侦破有困难。
  据介绍,国务院1994年颁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涉外婚姻介绍管理的通知》中规定,国内婚姻介绍机构和其他任何单位都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也不能涉及港、澳、台的婚姻介绍;任何个人不得采取欺骗手段或以营利为目的从事或变相从事涉外婚姻介绍业务活动。但是记者了解到,“民间媒婆”的牵线行为是否构成诈骗,在法律规定上仍是盲点。
  记者从民政部门了解到,被非法婚介欺骗的女青年难以得到法律的保护,最终有可能落得人财两空。 

【所属分类:律师公证常见问题